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不必担忧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

发布日期:2022-11-14 11:12    点击次数:91

  

内容提要

2022年,在美联储陡峭加息、俄乌冲突、能源危机、地缘政治冲突加剧等多重冲击之下,美元持续走高,全球主要国家货币都出现了大幅贬值。未来一段时间,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将进一步加剧,中美利差倒挂的格局还将持续,人民币汇率依然存在贬值压力,但中国央行有较为充裕的政策工具应对人民币汇率的过快贬值。

一、美元指数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期走势

2022年,美元指数总体呈现强势上涨格局。从2021年12月31日至2022年10月20日,美元指数从95.97涨至112.83,涨幅高达18%。当前,市场上有四股力量叠加影响推高美元指数持续走强。一是美元指数六大构成货币持续出现大幅贬值。2022年1月3日至10月20日,日元、瑞典克朗、英镑、欧元、瑞士法郎和加元分别对美元贬值30%、23%、17%、13%、9%和8%。二是美国通胀率再创新高,美联储开启陡峭的加息缩表进程。2022年3、5、6、7、9月,美联储分别加息25、50、75、75和75个基点。三是俄乌冲突和新冠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使得全球避险情绪上升,投资者持有避险资产偏好增加。四是全球经济将面临衰退,2022年10月,IMF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22年和2023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为3.2%和2.7%。这将有助于美元这种逆周期资产保持相对强势。考虑到这四股力量还将继续发挥作用,未来一段时间美元指数还将持续走强。

2022年年初至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呈现出“盘整—急贬—盘整—急贬”的特征。2021年12月31日至2022年10月2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3757贬值至7.1186,总体贬值了11.7%。2022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发生两次急贬。第一次急贬是2022年4月20日至5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了6.1%;第二次急贬是2022年8月15日至10月2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贬值了5.6%。

2022年,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在100~107的区间内波动。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人民币对欧元、英镑、日元明显升值,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强势货币之一。2021年12月31日至2022年10月21日,人民币对日元、英镑和欧元分别升值13.1%、5.9%和1.8%。

二、美元持续走强对国际金融市场造成的冲击

从现实情况来看,2022年3月,美联储开启陡峭加息以来,全球主要国家危机日渐显现,部分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已出现不同程度的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

(一)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规模资本外流压力

2022年3月以来,随着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全球通胀高企以及政策制定者抵御当前环境的能力的不确定性,全球衰退风险日渐增加,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大规模资金外流压力。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统计,新兴市场在2022年3月至7月累计净流出325亿美元。其中,股市净流出311亿美元,债市净流出13亿美元。2022年7月,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75个基点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暂缓加息步伐,新兴市场资本流出有所改善。2022年8月,有270亿美元流入新兴市场国家。但是在2022年8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会议上的强硬表态及2022年9月美联储再次加息75个基点的影响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再度走高,市场预期再度转向。2022年9月,流向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转为流出,累计流出29亿美元,其中,股票市场流出89亿美元,债券市场流入60亿美元。

(二)多国干预汇市应对本币贬值压力

2022年,在强势美元的影响下,全球主要国家货币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为了稳定外汇市场,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都在2022年三季度陆续开启“货币保卫战”。例如,2022年9月,韩国养老基金与韩国央行时隔14年重启外汇互换交易,以转移该基金的部分外汇需求,支撑迅速走软的韩元汇率。又如,2022年9月22日,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入市买进日元,进行了1998年6月以来首次外汇干预。2022年9月,日本的外汇储备(不含黄金)减少了创纪录的528亿美元,至1.19万亿美元,主要是因为日本当局9月支出大量外汇储备干预汇市以阻止日元贬值。

截至2022年8月,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外汇储备总额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2021年12月至2022年8月,全球外汇储备(不包括黄金)总体下降了8%,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持有的外汇储备(不包括黄金)总额下降了6%。

(三)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

2022年,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都陆续面临流动性危机、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等危机。

新兴市场国家陆续出现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外部借款成本持续攀升、通货膨胀居高不下、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剧烈、全球经济形势不确定性持续走高以及发达经济体政策收紧,使得新兴市场面临多重风险冲击。经常账户持续逆差、本币汇率高估、国内资产价格虚高的经济体,诸如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黎巴嫩、缅甸和阿根廷等国家已陆续爆发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当前,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阿根廷等国家陆续向IMF申请援助贷款予以纾困。

部分发达国家的流动性危机日益凸显。例如,在通胀持续高企、大幅加息背景下,英国政府不合时宜采取了减税财政扩张政策,导致2022年9月底英镑贬值、英国国债崩盘。2022年9月16日至2022年10月10日,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26%大幅上涨至4.65%,这导致持有众多长期国债的养老金几乎爆仓。美国纽约联储官网的央行流动性互换操作记录显示,2022年10月5日,美联储对瑞士央行和欧洲央行提供了合计33.065亿美元的美元流动性互换操作。其中,为瑞士央行提供了31亿美元的流动性。10月12日,美联储对瑞士央行和欧洲央行又提供了64.815亿美元的美元流动性互换操作。其中,为瑞士央行提供了62.7亿美元的流动性。

在新冠疫情、俄乌冲突、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多重冲击之下,债务危机正在发酵。世界银行Marcello Estevão和Sebastian Essl(2022)分析指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当中有58%已经处于债务困境或很可能出现债务困境,而且这种危险也正在向中等收入国家蔓延。

三、美元持续走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

2022年,中美货币政策持续背离,引致中美利差持续收窄至倒挂,我国资本面临外流压力。2022年1月4日至10月20日,中美利差从1.1%倒挂至-1.5%。时隔12年,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利差再次出现倒挂。

如前所述,从时间节点来看,2022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呈现出“盘整-急贬-盘整-急贬”的特征与中美利差收窄至倒挂引致的资金外流的时间节点基本一致。

资本外流压低我国国内资产价格。在2022年以来,证券投资项下的资本外流使得中国股市与债市双双承压。从债市来看,中美利差倒挂引致短期资本流出中国债券市场。从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数据来看,2022年3至9月,累计有259亿美元从中国债券市场流出。该格局的延续,将导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未来一段时间面临一定贬值压力。

从股市来看,2022年,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与上证综合指数表现出了很强的相关性。当中美利差逐渐收窄出现倒挂之时,上证综合指数呈现出下跌行情。例如,2022年3月,中国股市出现63亿美元的净流出。在2022年3、4月,我国主板、创业板股指均显著下跌,其中上证综指跌破3000点。

四、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分析

笔者认为,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

一方面,中美通胀走势存在分化,抑制通货膨胀是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的主要考量。2022年7、8、9月,美国CPI当月同比增速为8.5%、8.3%和8.2%,核心CPI当月同比增速为5.9%、6.3%、6.6%。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的首要任务是遏制快速上行的通货膨胀,考虑到俄乌冲突和新冠疫情对全球大宗商品和全球供应链的冲击,美国的高通胀可能还将延续一段时间。相较而言,中国通货膨胀总体可控。2022年7、8、9月,中国CPI当月同比增速分别为2.7%、2.5%和2.8%;中国PPI当月同比增速分别为4.2%、2.3%和0.9%。2022年9月,PPI降至0.9%,表明经济增长动力较弱,通货膨胀虽然有所上升,CPI涨至2.8%,但总体可控。为此,通货膨胀暂时不是中国央行制定货币政策的主要考量。

另一方面,中美经济增长存在较大差异。2022年受俄乌冲突和疫情冲击,中国经济增长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当前,中国央行的首要任务是促进经济增长。截至2022年9月,中国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但货币政策制定仍应坚持“以我为主”。2022年剩余时间内,中国央行还将继续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力度以稳定经济基本盘。

但笔者认为,市场不必过于担忧人民币大幅贬值。当前,中国央行有较为充裕的政策工具应对人民币汇率过快贬值。

为了应对2022年8月15日以来人民币汇率的“急贬”行情,央行陆续使用外汇市场管理工具稳定汇市。诸如,自2022年9月15日起,将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8%下调至6%;自2022年9月28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2022年9月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电视会议召开,要求自律机制成员单位要自觉维护外汇市场的基本稳定,坚决抑制汇率大起大落。2022年10月25日,人民银行、外汇局决定将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从1上调至1.25。此外,据笔者模型的推测,在2022年人民币汇率贬值期间,央行事实上已经启用逆周期因子。

综上所述,考虑到美联储还将进行大规模加息,中国央行为了刺激经济增长仍将实施稳健货币政策,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将进一步加剧,中美利差倒挂的格局还将持续,中国仍将面临资金外流压力,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存在一定贬值压力。但是,中国央行有充足的政策工具可以有效地应对人民币汇率的过快贬值。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