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钱报读书会丨从《湖中之云》出发, 浙江新浪潮究竟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2-11-01 10:52    点击次数:151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郑天一

10月最后一个周末的良渚大屋顶,游人如织,但大部分人来的目的——

参加钱报读书会之苏七七新书《湖中之云》分享会。

这是一场关于电影的读书会分享。

从影评人到电影导演,苏七七身体力行的参与了电影工业的各个环节。经过两年时间,她采访了国内多位地域电影中的佼佼者,用《湖中之云》这本书作为一个综述性的整理,诉说了她对于国内地域新浪潮的理解。

10月29日,钱江晚报的记者张瑾华(笔名:萧耳)作为主持人,与苏七七和两位嘉宾电影《漫游》导演祝新和公众号《映画台湾》主理人黄豆豆,共同来进行深度探讨。

黄豆豆、祝新、苏七七、张瑾华(从左至右)

从时间维度到空间维度

为什么国内电影圈从一开始的代系划分变成了地域划分?

这是本次读书会讨论的第一个题点。

“在第六代导演之后,学界确实有很多关于第七代导演的讨论,但是后面的讨论就销声匿迹,因为我们很难将年龄相近或比较接近的创作题材的电影作者进行代系上的归类。无法看到时间上的线性归类,相应的在相似空间上出现了一些创作者。在媒体报道中,它们就会成为某地的新浪潮,就比如浙江电影新浪潮,藏地电影新浪潮,诸如此类。”

作为最早命名杭州电影新浪潮的苏七七,她一开始提出“杭州电影新浪潮”概念时也遭到了不少的质疑,“作品少”、“创作者少”,“是不是有点草率”等。

她自嘲自己确实是鲁莽的性格,除此之外,“一个命名有时候会产生力量和推动力,当大家感受到浙江有很多创作者在共同努力营造创作氛围,是会对大家产生鼓舞的。”

对此,95后杭州新浪潮代表祝新也赞同了这个说法,“过去的导演都是有一个固定的集体,像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批创作者,他们有从学校开始就践行的创作观。但是我,包括我们这个时代的创作者,可能我们的起点会比较奇怪。新浪潮概念的产生,会让我们这些人有促进性,让我们这一群人团结起来。”

苏七七、张瑾华(从左至右)

真实与幻想、都市感以及水

几年前,在看《漫游》时,主持人张瑾华和苏七七在一起有过讨论,“一是《漫游》话语的表达系统非常质朴。二是不止《漫游》,包括其他《郊区的鸟》这些浙江新浪潮影片,新一代导演的表达会有很多空间层次的多元感和科幻感。”

祝新回忆起拍摄《漫游》,“拍这个电影,是一个挖宝的过程,不是科幻感,而是想象的发生,是通过我童年的宝藏对话的过程。包括我的新片,也像一个解谜的游戏。”

祝新通过从自己真实的日常出发,加入了想象,这就形成了《漫游》。

所以,苏七七提到了浙江新浪潮电影中的特点:真实与幻想,以及都市感。

“有一年idf(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遇到张献民老师,他跟我说了祝新和郑陆心媛。他当时说杭州新浪潮体现了一种中国当代青年电影与世界接轨的东西。在面对一个具体的社会问题,他们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变化中的都市景观。会让我们在熟悉中看到陌生的场景,就像祝新拍的宝石山这些景观,和我们平时去的好像不一样。我看祝新的电影,好像会给我打开生活中的多个维度,会感受到带到幻想中去又回到现实中来的体会。我在书里也有一篇跟祝新的访谈,叫《电影与现实之间有一种恍惚感》。”

苏七七也举了几个例子,像是毕赣《路边野餐》,李睿珺《隐入尘烟》这类作品,是与都市感无关的,更多展示的是乡村的风貌,而浙江的几部作品就显得很都市化。

除了这两个特点外,水对于浙江电影新浪潮来说,也是举足轻重的。

“浙江所有导演的作品都是水汪汪的,水对他们的作品很重要,都是很真实的反映。”《漫游》中有西湖、运河、千岛湖,《春江水暖》有富春江,《郊区的鸟》有钱塘江。

黄豆豆对于水的理解,他认为“水是江南最重要的符号”,“西湖、富春江、钱塘江,还有东海,都跟浙江有密切关系。它不仅是地理空间的场域,更是更是精神故乡,就如同西湖和杭州的关系一样。”

每一个地域都有代表性的物质,诚如浙江的水,藏地的草原。

祝新、苏七七(从左至右)

异乡人的视角

提问环节,有一位在校学生向在场的嘉宾抛出了一个问题:外地学生想要加入杭州新浪潮,但担心有排他性,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

苏七七以自身的经验,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本身也不是浙江本地人,我看运河跟你,跟祝新是不一样的。异乡人会带来新的维度,你不一定要融入。我觉得更为平等的观察和对话是更重要的,思考我自己的独特感受为出发点,去进行观察,你就会带来新的视角,这就是你的作品之所以成为你的作品的所在。所以不需要担心去加入一个新浪潮,当你拍的足够好的时候,新浪潮会向你敞开。作品会先于浪潮,为你们加冕。”

最后她也在现场,鼓励了年轻创作者,“我已经40多岁了,有些事情我也是想做就做了。无论大家处在怎么样的境遇之中,创作与实践,永远是你在这个境遇中最强大的实践手段。”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