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沈丁立: 阻止美国踩“一个中国”的红线, 还要做很多工作

发布日期:2022-11-21 11:44    点击次数:136

  

观察者网:中美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期间会晤,双方同意在气候变化、粮食安全和稳定全球经济等领域恢复合作。但我们注意到,美方并没有解除之前对华加征的关税,上个月还出台了对华芯片禁令。美国依然视中国为最大对手,并将科技与经贸问题政治化。在这个背景下,您认为元首会面是象征意义更大,还是会对两国关系有实质性的推动?

沈丁立:实质性推动是有的,第一是稳定关系,中美关系这些年来一落千丈,还可能继续下降。现在下降是不可避免的,只是通过见面来管控中美关系变坏的速度。

观察者网:拜登总统在会后表示,“中美没必要进入新冷战”,要负责任地管控中美关系。然而,美国上个月刚刚发布《国家安全报告》,将中国视作“长远来看唯一有意图、有能力与有科技实力去挑战美国的对手”。如何看待美国的对华战略意图?

沈丁立:美国不变的安全战略,就是当世界领导。不是当一个混乱的世界的领导,而是当一个安定和平的世界的领导,因为这样可以使美国付出的代价最小。中国现在是和平崛起,但美国觉得中国不讲规则,尽管它自己经常不遵守国际规则,因为这样它获得的利益最大。然后它觉得中国也在学美国,能从中获利的规则就遵守,不能获利的规则就不遵守。

但是美国只能允许它自己不遵守规则,而不能允许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不守规则,于是拉帮结伙来对付中国。中美之间发生冲突,付出代价的可能性升高。

这种情况之下,拜登总统提出了“3C”,合作、竞争,必要的时候对抗。他觉得目前的情况主要就是竞争,我们希望合作,但现在合作越来越少。竞争有可能导致冷战,也可能导致热战。这个冷战、热战都应该避免。

两国领导人同意,中美双方应管控分歧,避免因误判导致的冲突。图自:新华社

我觉得中国希望和平是个良好愿望,但现在客观情况是达不到这个愿望。那怎么办呢?在竞争的同时要讲规则。在这种情况下竞争是有序的,可能甚至是健康的,我们不要怕竞争,也不要回避竞争。

中美现在的主流是竞争。未来很长时间里,中国是唯一一个有能力撬动国际格局的国家,要给人类来提供方向。以中国的能力,大概就10年20年,不会超过30年,会全面接近甚至超过美国。

美国怎么来对付这种竞争呢?就是全方位打压:芯片法案、加强盟国之间的合作、打压俄罗斯,都属于此。美国国内也有更多的警戒,继续维护低端的进出口;对于高端的美国芯片或者美西方芯片,对中国大陆的出口要清零,等等。这些就是他们的竞争,通过竞争加固美国的高科技的竞争力,削弱中国大陆竞争力。美国目前已经在国家安全报告里面写得非常清楚,不可能通过这样一次会晤做出让步。

观察者网:关于俄乌冲突,中美双方新闻稿的表述各有侧重。美方称,两国均反对在乌克兰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方则提出三点主张,支持并期待俄乌恢复和谈。您如何评价中国在俄乌冲突问题上的立场,以及美方在这个问题上的意图?

沈丁立:中国的想法大概是这样。第一,冷战结束,欧洲的两个军事集团都应该转型,要么解散,要么不再具有军事使命。苏联这边的华约解散了,那么北约作为它的对立面,就没必要存在。这是中国的态度。

但是中国看到,美国在北约问题上,一边不断地转型,同时一边无限地扩张,造成俄罗斯安全压力增加。美国在韩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驻军,当然是历史遗留。但是美国不断利用反恐的名义,把部队部署到乌兹别克斯坦,部署到巴基斯坦,对此中国是有意见的。所以我们理解、同情俄罗斯,对美国没完没了的这么做,表示不满。但在俄乌之间,中国也保持了细心的平衡。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一枚导弹落入波乌边境,造成两人死亡,引发俄乌冲突可能外溢的担忧。图自:波兰电视台

观察者网:自今年8月,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台湾后,两岸局势持续紧张。习主席在会晤中强调,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您如何评估两国领导人在台湾问题上划下的红线?未来一段时间,台湾问题会不会进一步激化?

沈丁立:中美在这次谈的时候,各自都有优先事项要考虑。美国考虑的是人权、经贸平衡、地区安全。东亚地区的地区安全就是朝鲜不要试核武器,欧洲地区的地区安全就是阻止俄罗斯挥舞核大棒,以及能不能创造条件同乌克兰谈判。

中国方面开出的优先事项是台湾,美国要尊重中国的红线。

双方谈出了什么东西呢?中美重申的,是今年1月份,中、美、俄、英、法五国在联合国发表的,当年戈尔巴乔夫同里根总统说过的,核武器用不得,核战争打不赢。这话是五国说过的,我们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但俄罗斯不在,就相当于说给俄罗斯听了。

另外下一步,布林肯要来北京,推进中美下一阶段有什么东西可以合作。比如讲,美国能不能减少一点对中国的贸易制裁?尽管现在没有,但是减少了对美国也没什么损失。能不能美国总统做更多的工作,不光成功地说服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把“台湾政策法案”里边的两条:一是美国在台协会主任,将来不再由总统提名任命,而是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把法案里这句话删掉,不要给台湾一个国家的待遇。

因为驻外国大使要找参议院,人事问题归参议院管。但台湾不是国家,美国派出的机构,理论上也不是大使馆。这样一来,就不需要到参议院通过人事安排。美国的议员正在搞这件事情,把一个不需要的也弄去。最后造成台湾不是一个国家,也不能独立,但是美国给驻台湾的代表是局级待遇,不是处级待遇。这是软性地突破中美关系“一个中国”原则,使他们在“一个中国”政策的歪路上越走越远。

第二,法案里面提到,台北驻美国经济文化代表处,要参照立陶宛,把“台北处”升级为“台湾处”,来打击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美国的国会议员,一定要把这一条,“台北在美国的代表处升格为台湾代表处”,也就逼中国参照制裁立陶宛那样,把中美贸易“清零”。只要这一条得到两院通过,美国总统不批准也得批准。那么中国就要参照对立陶宛的做法,所有美国到中国的货物出口、服务贸易出口“清零”。同时我们对美国所有的货物贸易出口“清零”。另外,世界上所有国家用了美国的东西来到中国的出口,也就是美国对中国的间接出口“清零”,这是非常严重的。

因为我们前面对立陶宛的做法是立威,让世界任何同我们建交的国家不要学立陶宛的坏样,但美国就一定要学。这件事情,现在是沙利文同美国参议院外委会的议员做工作,最后修改了这两条,第一条变成欢迎把总统提名以后的美国在台协会主任的批准权放到参议院。也就是说你不愿意也是可以的。第二,把“台北代表处必须升格为台湾代表处”,改成“期待台北代表处升格为台湾代表处”。期待就是,如果参议院不愿意,或者你愿意但行政部门不同意,美国国会为了国家根本利益,就不同行政部门发生严重冲突。这样在美国国会一边支持台湾的同时,由于他们自己内部程序走不通,他们也就接受作为一个既要面子,同时又不伤害中美关系的方案。不至于让中美关系走到面临瓦解的这一步。



Powered by 光大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